为什么同为内容生产工具,快手和抖音成功了,脸萌和足记失败了?

2018-12-20 06:00 评论 0 条

我们将内容创作工具分为这几类:

图片或视频创作工具:如Instagram,快手,抖音,足记等。

新闻资讯生产工具:如趣头条等各新闻客户端。

社交内容生产工具:如脸萌,ZEPETO等“换脸”类工具。

以及其它可生产图文、视频或多媒介形态交叉内容的生产平台。

其中,与ZEPETO最为相似的,是曾于2014年风靡一时的“脸萌”。

在脸萌上,用户可以“捏”出个人动漫头像。根据七麦数据显示,在2014年6月份,脸萌曾一度位居免费娱乐榜单第一名。

脸萌在免费娱乐榜单排名趋势数据来源:七麦

但后来其名次持续下滑,而今,脸萌已经退出用户常用软件之列。

脸萌从火爆走向衰落的产品,还有足记。

为什么同为内容生产工具,快手和抖音成功了,脸萌和足记失败了?

在这类产品中,我们发现引发它们火爆的共同原因是——具备触达人心、满足用户快感又能迅速传播的“流行元素”。

流行,意味着生命周期短暂。想要长久存活,需要具备持续不断生产流行元素的能力。而这种能力的关键因素在于抓住变量生产内容。

围绕“人”的生活,能源源不断产生变量。快手和抖音就是如此,围绕生活趣事可以持续供给让人津津乐道的内容。

而脸萌的问题在于,试图让用户持续重复性地操作,“捏”出身边亲朋好友们鲜少发生变化的面部。

足记的困境则产生于试图用影视风格的图片形式,框定用户生产内容的类型,以标准化的内容生产方式,限定用户记录非标准化的生活。但围绕静态的生活,很难产生可持续性消费的变量“流行元素”。

从这样的角度来看,ZEPETO最终极可能与脸萌“殊途同归”。

ZEPETO的核心功能有两点:

一是作为虚拟形象创作工具;一是作为陌生人社交产品。

但目前,ZEPETO引发大众关注的点主要在于其创作“流行元素”的功能——生产虚拟形象;

陌生人社交产品的成败点在于如何为用户匹配到合适的人,但ZEPETO目前在这一块并无相关数据透露。

初期,用户被ZEPETO生产3D人像的方式吸引,但用户很快又会陷入重复性的“捏脸”动作,失去对产品的新鲜感后,又会回归生活,被另一个流行元素所吸引。

ZEPETO能逃离被用户“月抛”的命运吗?那要看它能否在用户失去新鲜感之前,创造出另一个满足用户快感的“流行元素”。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为什么同为内容生产工具,快手和抖音成功了,脸萌和足记失败了? | 鹏飞园
分类:好文分享 标签:

发表评论


表情